页面载入中...

【公交车上的高潮】麦家时隔八年再出长篇小说 莫言为啥说它“迷人”?

admin 包射自带纸巾 2020-05-29 39 0
公交车上的高潮

  对此,中国足协领导深有体会。去年夏天,一位中国足协领导曾希望能与时任国奥队主帅的希丁克就奥预赛备战问题进行沟通,然而电话另一端的希丁克却告诉这位协会领导说,“(法国)尼斯的风光不错……”

  这样一份回答令足协领导哭笑不得,当然也坚定了中国足协换掉希丁克的决心。“我们的球队需要教练用心带队集训,里皮和希丁克的执教经历,让我们深深意识到,中国足球始终还需要我们中国人”。

公交车上的高潮

  画画的也是读书人  

  1985年,57岁的黄永厚来到了北京,当时没有条件,在朋友家串来串去。中间住了很多地方,也有过自己的房子,一居室。“当时书房起居室都在一起,画画也是,那就让我感到很美妙了。”后来条件好一些之后,黄永厚在通州潞河医院附近买了自己的房子,85平米,起居室、客厅、书房终于分了家。在那里住了五六年,才搬到了现在住的地方。 

  “我其实没有多少书,线装书更是没有。我在《瞭望》上画聊斋的时候,陈四益的一个老师问我,画聊斋用的什么本子?哎呀,这让我惭愧的不得了,我说:“什么本子?不加注不断句的版本我都不会看。‘后来陈四益的老师送了我一套线装书,他说是最好的《聊斋》版本。我读书,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一般都读选本。比较全的是那套唐宋元明清的历代笔记,过去我隔壁的邻居送我的。他是研究经济的,那一次,我第一次从他那里借了一套诺斯写的经济学著作。黄永玉看了说,你一天到晚都看什么?你又不懂。我说正因为不懂我才看,懂了我还读它干什么?”

  “我读书不是读给别人看的,我是给自己读的。”这个老头的叙述其实充满了陷阱,他自己说书少,读书也少。但是看看他的书架,虽然没有珍本奇本,但是从政治学到经济学,乃至当今文化领域内每一本受到关注的书,都在其中。随手抽出一本,从头到尾,朱笔勾勾划划,写满蝇头小字,都是老爷子的读书心得。当今号称读书人的人不可谓不多,但大多是为稻粮谋,“给自己读的”,可谓少之又少。单凭这份洒脱,就难得。老头是画画的,他读的这些书,让他的画与当今画坛的画风有了迥然不同的风格,他的画,字比画上的笔墨还多,密密麻麻,每一幅画都传达一个思想,每一个思想都与当下的问题息息相关。“我是画画的,也是个文化人嘛。要说画画的不是文化人,恐怕任何画家都不会高兴。但是自己有几滴几两墨水自己要清楚啊。如果我要在画里表达什么思想,要是说得不对,多丢人现眼。但是如果画山水,抄抄唐诗宋词不读书也没有关系,人家不读书也是应该的,因为要练笔墨嘛!”

admin
【公交车上的高潮】麦家时隔八年再出长篇小说 莫言为啥说它“迷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