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俄罗斯日本一级a大片】科特迪瓦发现疑似新型肺炎病例 或系非洲国家首例 - 第3页

admin 宅男视频免费观看 2020-05-30 131 0

  这些作家能够写作出这样经典的儿童文学著作,与陈伯吹以及陈伯吹奖的设立有着密切的关联。有“动物小说大王”之称的沈石溪曾和陈伯吹有过往来。据沈石溪回忆,“1993年我第一次拜访陈伯吹先生,发现他的家庭并不富裕,住的是很普通的前厢房,所有的也不过是一间半的屋子。而他1981年的时候就选择拿出五万块创立‘儿童文学园丁奖’,当年五万块差不多在上海可以买套房子,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这样的贡献精神令我非常崇敬,所以那时我和一群朋友都称陈伯吹先生为‘陈伯老’,一方面是亲切,另一方面表达我们对他的尊重。”

  “其实,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写作儿童文学的人大有人在,譬如冰心、叶圣陶以及张天翼,但只有陈伯吹是将一生的精力和时间完完整整奉献给中国儿童文学事业的人。他对中国儿童文学始终怀有赤子之心。我年轻的时候也尝试写过成人小说,但因为陈伯吹先生的影响,我后来选择专心于儿童文学创作。并且,我想要写出具有文学性,能够经受住市场和时间考验的儿童文学作品,以此让孩子们享受到最有营养的精神食粮。”

  同样因陈伯吹走上儿童文学创作之路还有薛涛。薛涛是东北人,坚持儿童文学创作二十多年,著有《废墟居民》《九月的冰河》等,作品充满东北人的豪放爽朗。薛涛坦言1996年获得“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给予他莫大的激励。“不要把作家得奖都庸俗化,对于年轻的写作者来说,当时的获奖像一把火焰,点燃了我心中旺盛的创作激情,也成为了我之后持之以恒写作的动力。2014年奖项提升与国际接轨,我的《小城池》获得了首届‘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使我得到了巨大的鼓舞。我始终对作品和读者充满敬畏,不忘陈伯吹老人的衷心和人品。我相信只有文学性能让文学不朽,所以我希望终有一日能够像陈伯吹一样,通过写作让我的生命延续下去。”

  儿童文学不能仅满足于提供趣味故事

  2017年12月16日下午5时,著名诗人、翻译家、出版家、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屠岸因患淋巴癌在和平里医院逝世,享年94岁

  屠岸,原名蒋壁厚。1923年11月22日生,江苏省常州市人。早年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194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开始发表作品;后动笔翻译外国诗歌。解放后曾任华东《戏曲报》编辑、中国剧协《戏剧报》常务编委兼编辑部主任、剧协研究室副主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代文学编辑室主任、该社总编辑。屠岸一生著述丰厚,著有《萱荫阁诗抄》《屠岸十四行诗》《哑歌人的自白》《深秋有如初春》《诗论·文论·剧论》《霜降文存》《晚歌如水》《屠岸诗文集》(8卷),口述自传《生正逢时》等,译著有惠特曼诗集《鼓声》《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斯蒂文森儿童诗集《一个孩子的诗园》《英文著名儿童诗一百首》《济慈诗选》《英国历代诗歌选》《英语现代主义诗选》等。2016年3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8卷本的《屠岸诗文集》,将上述作品集悉数收入,同时又整理收入了大量集外散篇作品,还收入了屠岸先生早年为躲避战乱而与家人辗转迁徙的逃难实录《漂流记》。全书共260多万字,可以说是屠岸先生除翻译之外的文学写作汇总性文集。2010年获中国翻译协会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11年11月,获得“2011年中国版权产业风云人物”奖。

  人文社是他的家

  2016年,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成立65周年茶话会上,屠岸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做了发言,他回忆说:“人文社是我的家。当年我在中国戏剧家协会,我很希望调到人文社来。到了文革中期1973年,我们从干校回到北京,天上掉下馅饼,我没有做任何活动,分配组让我到人文社来做现代文学编辑部的主任,从此改变了我后半生的生活轨迹。”

admin
【俄罗斯日本一级a大片】科特迪瓦发现疑似新型肺炎病例 或系非洲国家首例 - 第3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