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弄潮杯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揭晓 王蒙刘心武麦家等获奖

admin 538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 2020-01-21 86 0

  陆蓓容:《衔蝉小录》是一部看似普通,其实有趣的书。按传统四部分类,它应该属于子部的谱录一类。这一类的书籍都是“记物”的。要再细分一点,它可以归入“草木鸟兽虫鱼之属”。这一属的书大多都很好看。

  说它普通,是因为这种著作,难免反复过录前代文献,不一定有自己的见解。要指望它有独到的发明,那不能够。这是它的体例决定的,与作者关系不大。不过,同时也要承认,《衔蝉小录》初稿完成时,作者孙荪意还只是一个虚岁十七的少女,闻见未必广博,编纂能力也有限。书中有一些地方,是她没有查考到原始文献出处,只能从缺;又有一些地方,是她抄错了原书。这是她需要负责的地方。但我作为一个中年人来整理它时,对这些小问题全然宽容——假如我有这样一位小友,可能会非常喜悦。当然应该鼓励她,而不只是批评她。更何况,我的“整理”,也必然会有种种不足。

  说它有趣,大概是因为作者与内容都很奇特。古人对猫的普遍态度,“互帮互助”,互相利用则有之。迷恋,或者尊重,都不大常见。但这位孙小姐完全是因为爱猫,才要为猫做点事情。

  读原书的三篇序言,便可知道两位老先生不是在讲大道理,就是开开玩笑,应酬为文。而她自己则一片赤诚,罗列了许多著名猫典故,说“何妨与鼠同眠,窃恐化龙竟去”,根本不在乎猫捉不捉老鼠,只希望它们久久生活在身边。

  澎湃新闻:这位孙小姐和《衔蝉小录》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

admin
弄潮杯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揭晓 王蒙刘心武麦家等获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