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文物修复和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即将在清华大学开幕

admin 早川濑里奈 2020-01-21 216 0

  不读此书,我不会知道这些事,更不会打开地图,查询这些地方都在哪儿,今天的名字是否还和过去一样。又向各位朋友请教,想知道各地方音是否变化,与“猫”有关的言语,是否还和二百年前意思相同。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遇见”这部书的?当时为什么想到整理这部书?

  陆蓓容:寻找书画文献,算是我的正业之一。但重心常常偏离到“寻找”上,找着找着,就开始不务正业。2017年初有个大新闻,国图公开两万余种古籍数字图像,可以在线阅读。那是过年前后,惯常最索寞无聊的时候。为了与人生的种种哀感相抗,冲进数据库把它刨了个底掉。

  其实,只要不被“常见”所囿,好玩的古籍所在多有。譬如《当谱》——一种善本,教你如何坐镇当铺,鉴定主顾们拿来的各种物件,评判其成色及优劣。后来刨全国古籍普查网站的时候,知道这书还有些同类。拿它做个研究,固然很好。就是写个小说,也会很有趣。

  国图的两万多条目录,我都看了。凡有看题目不知道是什么的,都读上一两页,杀个书头。凡是好玩的,都记了下来。那时并不知道“衔蝉”是某种猫的名字,觉得书名有趣,打开读了。当然很喜欢。然后查了查著录,知道了详情。为什么整理,不算个好问题——当时我想的是,为什么不整理?都没太犹豫就开始录入了。我毕竟是一个有猫的人啊。

  澎湃新闻:整理时遇到过什么难点吗?

  陆蓓容:原以为一部清中期的谱录不会太难,真的着手,才知道很不容易。最初只是录入原文,加上标点,这倒“还好”。待到决定要突破古籍文本的限制,尽量让大家都能读的面貌来出版,那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admin
“文物修复和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即将在清华大学开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