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蔡英文连任 人民日报:历史大势不因一场选举改变

admin jessica jaymes黑人tv 2020-02-04 201 0

  说它普通,是因为这种著作,难免反复过录前代文献,不一定有自己的见解。要指望它有独到的发明,那不能够。这是它的体例决定的,与作者关系不大。不过,同时也要承认,《衔蝉小录》初稿完成时,作者孙荪意还只是一个虚岁十七的少女,闻见未必广博,编纂能力也有限。书中有一些地方,是她没有查考到原始文献出处,只能从缺;又有一些地方,是她抄错了原书。这是她需要负责的地方。但我作为一个中年人来整理它时,对这些小问题全然宽容——假如我有这样一位小友,可能会非常喜悦。当然应该鼓励她,而不只是批评她。更何况,我的“整理”,也必然会有种种不足。

  说它有趣,大概是因为作者与内容都很奇特。古人对猫的普遍态度,“互帮互助”,互相利用则有之。迷恋,或者尊重,都不大常见。但这位孙小姐完全是因为爱猫,才要为猫做点事情。

  读原书的三篇序言,便可知道两位老先生不是在讲大道理,就是开开玩笑,应酬为文。而她自己则一片赤诚,罗列了许多著名猫典故,说“何妨与鼠同眠,窃恐化龙竟去”,根本不在乎猫捉不捉老鼠,只希望它们久久生活在身边。

  澎湃新闻:这位孙小姐和《衔蝉小录》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

  陆蓓容:孙小姐在未嫁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初稿,这个时间点,只比王初桐(1730-1821)《猫乘》晚了一年。而王先生游宦四方,阅历丰富,孙小姐一辈子的事迹虽不甚清楚,其活动范围大概却只在“杭萧绍”一带。这一点使我沉吟了很久。说实话,作诗填词的明清“才女”,多到几乎令人生厌了。我本人颇不喜欢那些作品中大量出现的“自我形象”。在某些时候,几乎觉得她们的“才华”,也成了取悦异性的工具之一,虽然作者、读者当日都未必自知,也当然不会那样想。

admin
蔡英文连任 人民日报:历史大势不因一场选举改变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